云景/暮霭

简单明了的庞统科普。

海友祈:





先配自绘插图。面具梗艾特 @柳诗葵 。面具临摹三国杀那张脸,所以绘图过程中有些痛苦,不过还是坚持下来了。面具下的脸参见旧版三国金书贵版庞统,双眸炯炯,英姿飒爽,谋士将军气场集于一身;麈尾一摆,眉头一扬,两眼稍一聚光,我就扑通跪下舔屏了。






《简单明了的庞统科普》




我才疏学浅,简单地说多年来都是庞统的粉丝。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前一天在贴吧里看到了一些令我感到不太愉快的言论。本人文笔欠佳,历史知识匮乏,有什么错误还请多多体谅。


 


庞统吧的主题围绕庞统展开,无论演义还是历史,终究是想好好讨论与他相关的一系列事情的。但因为庞统的记载较少,所以只要进吧或者进别的地方观摩一下就会发现——庞统身上的未解之谜全部都能用一个字概括,那个字就是:“丑”,而且不管是否正确,这个现象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不用证明的公理:你丑,你就该被嫌弃,你的命就该不好,你在媒体里的形象就该逃不出那个丑陋的框架——浓眉掀鼻,黑面短须,傲慢无边,心胸狭窄,WS的抠脚大汉,活该死在落凤坡!


我自然是不愿意了。就拿庞统吧的某贴来说,楼主发问:为什么刘备对庞统和诸葛亮的态度大为不同,为什么刘备三顾请诸葛亮而却把庞统打发到耒阳做县令?我真心觉得这个问题的探讨价值非常高。本来就对评论没抱希望的我,这次看到了更为恶心的围观群众。你无知读书少我怪罪不了,可你为什么非要恶意地插上两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语,扰人视听,幸灾乐祸变着法子地黑庞统呢?


难道不诟病凤雏先生,是一件比登天还要不易的事情吗?




以上交代背景,以下科普:
姓名:庞统,字士元【士元就是“士人冠冕”的意思,正好与其美名“南州冠冕”相呼应】。
别名:凤雏【陈寿没记载这个叫法,裴注里有别处记载,比如《襄阳记》】。
性别:男。
生:179年3月3日【月份日期没考据,不知道是否可信】。
卒:214年8月29日【日期没考据,不知道是否可信,但应该差不多是七夕前后,而不是七夕当天】,36岁(虚岁?)。
父母:名不详,统为长子。
叔:庞德公。
妻:未留名。
子女:庞宏,字巨师;次子未留名,据传言留在耒阳,但根据推理不确定是否属实;女儿庞氏,后嫁蒋琬他弟蒋瑜。
恩师:司马徽,字德操【水镜先生】。
上司:刘表,字景升【推断】,周瑜,字公瑾【功曹】,刘备,字玄德【军师中郎将】。




简单生平:


179年的某月某日,荆襄首富庞公家里诞生了一位双鱼座(?)的三国军事奇才。家里人乐坏了,给他取名庞统【。


然后小庞统慢慢长大了,家里人多盼望自己孩子有出息啊!可是他们发现了庞统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少时朴钝,未有识者”。换句话说就是一穿着干净整洁,时常脸红害羞,偶尔反应还慢个半拍,老喜欢独自一人想问题的呆萌小正太。生来内向的性格很快就将他埋没在了人群里,就算他实际上是个悟性极高,又愿意刻苦钻研的潜力股。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又有谁能看得上呢?嗯,答案是,没人看好他。


没人看好吗?不,除了他的叔叔庞德公。庞德公在那一带颇有盛名,能说会道又能点评人物,他的话分量还是很重的。他有一位老友叫做司马徽。一天他对司马徽说:我的侄子庞统很萌,有空让他来拜访你?


于是庞统弱冠的那天便前往拜访良师司马徽了。司马徽也不客气,坐在桑树上与庞统交谈。结果庞统站立于桑下,对答如流一整天,不卑不亢,温润有礼。司马徽惊了,这孩子还真不错。作为鼓励,赞庞统“当为南州士之冠冕”,也就是说,南州士人的第一块牌儿。司马徽开心地收留了这位学生。以后跟着司马徽学习,这块璞玉被精细地雕琢了,磨得闪闪发光,漂亮得各地士人仰慕而来。庞统靠着口才和“共料四海之士”的爱好,名声渐显,知心朋友也多了起来。庞德公在庞统成才的过程中起了不少作用。按照司马徽的话来说(暂且不说司马徽是不是自谦)就是:庞德公比他自己更加识才。


因为刘表的种种原因,这里先不细谈,庞统的名声得以传播到东吴。这一传就传到了东吴美周郎耳朵里。周瑜想,如果庞统能出山,对自己的帮助会非常非常大。于是他便亲自前往请庞统。庞统当时不愿意,于是周瑜一再要求,将他“逼为功曹”。做了南郡功曹,庞统可以说是周瑜的私人秘书了,处理一些只有他和周瑜才知道的事件,顺便举荐人才,做了个面试官或者人力资源部的职位。周瑜身为名声显赫的大将,我不敢说他完全没有傲气,他既然愿意“八抬大轿”逼庞统出山做功曹,可见后者才能真是让人垂涎。


庞统还有个特点, 评价人物的时候,扩大他们的优点。有人问这是为何?庞统回答:“当今天下大乱,雅道陵迟,善人少而恶人多。方欲兴风俗,长道业,不美其谭即声名不足慕企,不足慕企而为善者少矣。今拔十失五,犹得其半,而可以崇迈世教,使有志者自励,不亦可乎?”通过赞美来鼓舞人向善,从而改变社会的风气,在三国这样的乱世中,无疑是一束百分百的正能量。


周瑜后来因箭伤复发去世,庞统一路送知音,陪在棺材旁边,深知无法在东吴立足了。鲁肃估计是留过他,可惜留不住,庞统最终还是要为自己而活,他有自己的选择。送走陆绩顾邵全琮他们后,庞统不再拘泥于回忆和往事,一路飞至荆州。 


刘备见到庞统后,将他任命为耒阳县令,后来因各种原因庞统被冠上了不治的罪名【这里不治的原因不明,查阅了当时对县令的要求后发现有这么一条,那就是看税收。估摸着那个时候不是调查民意,反而是调查税收多少。庞统主张与民生息,但是刘备需要军粮。庞统不治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减税,对老百姓太好呢?只是猜测,不确定】。庞统正准备打包回老家的时候,鲁肃的一封荐书送到了刘备手上。“庞士元非百里才”,刘备一看:不得了,放走了一个人才?再加上诸葛亮顺水推舟也送了荐书一封,庞统这才被刘备邀请回荆州,做了军师中郎将


快活日子没过多久,荆州所有人都安稳地生活觉得好开心好幸福的时候,庞统提出了质疑:荆州夹在魏和吴之间,真的安定吗?难道主公不准备把西川攻下来?那样才算是安定啊!刘备一听:嗯有道理。就带上军事才能杠杠的庞统,以及黄忠和魏延一同入了川。


这里要提的是涪城之宴。庞统在涪城进谏是直率还是狂妄?个人想法如下:庞统这种行为与狂妄毫无关系,反而是他直率的表现。庞统性情温和是从小看到大的。一个“少时朴钝”之人不剥掉九层皮是不会变得狂傲无边的。他又有“崇善爱物”的评价,若不是情势所逼,涪城那次他是不会出阴招的。宴席上刘备被胜利冲昏头脑,夸夸其谈,在场的没人敢指出,庞统却站了出来,直言不讳地泼了刘备一头冷水,也浇醒了他。庞统随即就被刘备赶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刘备觉得不妥,派人把庞统请回来继续喝酒吃肉。回来后,庞统从容不迫,面不改色,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与大家欢饮如常。刘备终于憋不住了,问:士元啊,刚刚那件事情,谁对谁错啊?庞统答的是:“君臣俱失”。自己的尊严保住了,还给了主公一个台阶下,这正是他做人的最高境界。如此之高的情商,他拥有那么多朋友也不足为奇,换我我照样分分钟愿意与他交好。所以说涪城的梗我觉得和狂妄是不沾边的,反倒是最能体现他性格的一件事。他能时刻保持自己头脑清醒。因崇善又温润,出阴招屠人的行为他甚至自责过。只可惜捧着荆州这块烫手山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主公。不出奇制胜,只怕后患无穷。 


他的性格还可以从他给刘备出的上中下策来看,他懂得尊重他人的选择,并且懂得权衡利弊,分析能力是一流的。庞统手拿三根棒棒糖问:主公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就像去年暑假买电脑纠结不定的时候,就非常希望庞统能在我身边,给我提出三个建议,将每一种选择仔仔细细分析利弊,再温和地问:喜欢哪款?想想就甜到了心里。


只可惜庞统这次虽然给出了攻取西川的谋略,却再也没有登上颁奖的舞台。214年仲夏,庞统率军攻雒,身先士卒,可没想城上矢石如雨,抵挡不能,被冷箭所伤,战死在蜀地。这可真是天妒啊……凤雏就此陨落,再也无法翱翔于九重天。


庞统去世后谥号被封为靖侯,意思就是:“恭己鲜言”。这个“靖”字用来形容他太合适不过了。 


说多了遗憾也没用,试问历史留下了多少遗憾?有的时候yy一下,如果他还活着,季汉或许不会那么快灭亡吧。但一切都在“如果”的前提下,也就没什么意义了。虽然他道号凤雏,可是从年轻到去世,这短暂的一生,他已经从一只小鸟长成了可以展翅高飞的雄凤了。 


 


以下谣言粉碎机:


大众对庞统一直以来的误解点:


关于庞统的相貌问题:庞统貌不陋,“貌陋”纯属无稽之谈。罗贯中这么写的目的,有人说是衬托诸葛亮,有人说是讽刺汉代这个以貌取人的风气,这里我不能完全肯定是哪一个原因而罗贯中为什么偏偏要牺牲凤雏来达到他的目的。至于那些“张口闭口庞统丑”的人们,试问一个丑人是如何在汉代那样以貌取人的环境中成为“南州冠冕”的?又是如何不在众多士人中被埋没的?又是如何得到了“雅气晔晔”的赞评的?我相信这不是数学科研班的考试压轴题,有思维逻辑的人都能分析出来。敢问谁看到三国杀、新三国、三国志游戏和等等游戏里那样的庞统后不禁赞叹:雅气晔晔!或者不禁联想到:哇——南州冠冕!的?


演义里罗贯中对他的描述先是“仪表非俗”,后是“浓眉掀鼻,黑面短须”,假设罗贯中的逻辑没什么问题,不会存在类似前后矛盾的漏洞,我就把“仪表非俗”理解成丑得没边吧。除了演义,我似乎没有看到别的地方写过他的相貌。三国志里面给他的相貌留了个空白,可是却有“少年盛德,雅好人流,徽甚异之,称统当为南州士之冠冕”的描述。大家都知道,古代人以貌取人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如果真的丑到一定的地步,在士人里早就被埋没了,更谈不上冠冕了。更何况,“南州冠冕”强调的是综合素质,包括颜值,品德,三观和智慧,陈寿没有加以描述庞统的相貌也是符合逻辑的,毕竟“南州冠冕”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杨戏又在《季汉辅臣赞》中赞扬先生:“军师美至,雅气晔晔。”在谁也没见过一个人的情况下,就算读者认为杨戏是季汉人而会过多褒奖同僚从而显得缺乏客观性,我们还是不得不依据写下来的证据来推断——更何况,无论是杨戏写的东西的性质(非小说)还是他所处的年代(季汉后期),都比罗贯中(小说家+元末明初)要靠谱吧?再配合陈寿对庞统的极高评价,凤雏不仅智慧出众,人品出众,还气质出众,相貌也有姿色。


关于庞统的名气问题:我曾经遇到过很多脑残,说没有诸葛亮庞统找不到工作。这是完全没依据的。庞统在诸葛亮只是小有名气的时候就已经成为荆襄名士了。投奔刘备前他做的是南郡功曹,演义上说他隐居江东,这点是不符的。


关于庞统的举荐问题:最先举荐他的是鲁肃,后来诸葛亮做了个顺水推舟,其实是两个人推荐庞统给刘备的。


关于庞统的职位问题:做军师后,庞统和诸葛亮齐为“军师中郎将”,管的事是不一样的,合作说不定都很少,所以没有正副军师之说。


关于庞统的死因:演义里的换马和落凤坡这么玄乎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庞统只是攻雒【重读】的时候被冷箭不偏不倚射中了。他的死纯属意外,与贪功激进无关。问起来为什么他身先于士卒?答案是因为他不是一个纯文士,他是能领兵征战的。对于一个头脑聪明还能领兵指挥的人来说,做将领无疑是最佳选择。


关于庞统和诸葛亮的能力:个人认为是不分高低的,擅长的领域不同,行事的风格不同,寿命更是不同,按理说是没有可比性的。刘备选择带庞统去西川是因为他明白且信任庞统的军事能力,而诸葛亮更擅长治理内政,所以留他镇守荆州。不得不说皇叔慧眼识人,龙凤搭配,做事不累。


关于庞统身上的谜:开始说到的耒阳不治的问题,还没确定真正原因。不过对于那个:“为什么刘备发配庞统去耒阳做县令?”的问题,个人猜测如下:庞统在周瑜那里干过,而刘备则有一次渡江去见孙权。作为周瑜的秘书,庞统自然是会向周瑜献计的。至于这个计,无论是杀掉刘备还是软禁他,都将对刘备有百害而无一利。这件事情后来刘备问起过,庞统也坦诚相告。刘备也是个正常人,他当初见到庞统来投后更多的不是欣喜,或许是防备。因为不敢就这么信任他重用他,刘备就将他丢到耒阳做了县令。那些解决不了问题就瞎说“庞统丑男啊!所以面试不过关!刘备爱美人啊!美人!比如诸葛亮赵云马超关羽这类的,庞统这种丑人自然不被待见了!”的智障,希望能在脑袋里好好想想真正原因,就算你们是基于演义给出的答案,语气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恶。毒。?


 


就先这样吧,以后想起了什么再加上去。

【亮统】一个文手对云亮撕b的无奈看法。(加点文)

    我认为,萌cp的最重要的标准是:不要给自己喜欢的cp丢人现眼。那么很遗憾,一个堪比信白党的cp党(粉丝数量可以堪比的,没有任何诋毁信白党的意思。)→云亮党,可真是【完美】的给自己的cp拉了黑 ,不得不说,他们的自黑cp能力 可真是让我们这些人,自叹不如,望尘莫及啊。在此,我给那些自动帮我们亮统党炒热热度的那群小时候干过各种脑子不好,以至于现在智力障碍的那群自黑云亮,炒热亮统的脑残粉表示深刻的感谢。谢谢你们,才使,亮统有人所知;谢谢你们,才使,许多云亮大佬厌恶你们那个圈子,来的我们这个圈子;谢谢你们,才使,我们深刻的认识到云亮的粉丝的丑恶底线,一次又一次的拉破我们所认证的底线,让我们感受到中国教育还是没办法根本改善国民素养的根本问题。……(以下还有十万字,懒得打,和拉低国民素养的人废话)

      哦,我可爱的亮统圈同好们,一只咸鱼,过来接受作死挑战,只要你们点的是亮统的梗,我一定写!而且我会快速更文,不就是肝嘛,我不要了!欢迎各位点文!

王者之爱【亮统】

  #没错,考完中考的咸鱼回来了#
  #超级ooc#
  #捂住自己手,不发刀子#
  #借用风弄大大的王者之爱概念和火凤燎原的水境八奇概念,八奇设定中,庞统小六,诸葛小七。#
  #自身小八视角#
   如果不建议,那么开始。

     “水境八奇中已经五人选择避世,庞师兄和诸葛师兄,为何……”我坐在桌边,看着对面的那个男子。

      面前的男子,银发微微绻伏在雪白的脖子上,因酒力的刺激下双颊淡淡带着粉,一双碧绿如海的眼眸暗含着吸引力,使人不断下坠。

      我揉了揉额头,默默叹口气。终于明白庞统师兄为何要天天已面具示人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却要靠才华。哎,怪不得诸葛师兄陷在其中了。

      “小八,你是知道的,我早就倦了。”面前的人盯着杯子的美酿,闷闷的回答。

      “那你为何……”自己不禁疑惑的看着他。
 
      “你看过阿亮在战场的样子吗?”庞师兄一举饮尽杯中的酒,笑着看着我。

      “无。”我拿过庞师兄面前的酒壶,放置在我旁边。“庞师兄,不能再喝了,不然诸葛师兄,可是真的要扒了我的皮了。”

      “我见过啊。在战场的阿亮,可真是闪耀夺目。在战场的他,才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我怎么舍得,怎么舍得让他委屈啊。他想要的,护着便是。”

      师兄站起身,一把从我旁边抢过酒壶,继续自饮自酌起来。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冲我明媚一笑,我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立刻环顾四周。
    
      幸亏,幸亏,醋王没来。不然,我就是真的要…… 脑子里突然闪过醋王整人的画面。“师兄啊,您您您别笑了,你说什么小八答应就是。”

     “小忙,小忙。就是我来之前刚刚和阿亮吵了一架。今晚,我可不想回去。你这地方借我呆呆哦。小八乖哦。”

     “庞师兄,我可以把你踹出去吗?”

     “可以哦,你要是踹,我就立马去你七师兄那,然后,耍酒疯,再然后,就说是灌我酒!”

      “六师兄,淡定,淡定,您的到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哎,在人地盘中,不得不低头。
 
     面前的人面色渐渐严肃起来,举着杯子问我。“小八,你说,这世间最难的学问是什么?”

     这世间,最难的学问?这世上的东西,只要沉下心学习,皆不会太难。我看着疑惑师兄。“不知。”

      师兄盯着书台上的香炉,神情恍惚,淡淡的说。 “我从小博闻强记,自以为学贯古今,可是到最后,才发现最难学会的,是情爱这门人人必修的功课。”

     “何解”

    “古往今来,让人歌颂的爱情故事比比皆是,可惜多数是庸人之爱,王者之爱……却,屈指可数。”

      “王者,之爱?”自己默念出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四个字。

     “庸人之爱,只想着怎么疼惜保护对方,实际上,这只是成全了自己。王者之爱,却是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却要成全对方。”

     庞师兄双手撑着额头,我丝毫看不见他的脸色。我竟在浓浓的酒香中闻到了伤心的味道。阴影中的他,到底在思考什么,忧伤着什么。

     “庞师兄……  所以,你自赤壁一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诸葛师兄?”

     “对,”庞师兄抬头看着我,碧波如海的眸子皆是坚定“天命所意,我早有所知。这天下大势,和必然走向我早稳定。因早就功成而退了。可是…”

    提起那个人,庞统师兄眼里慢慢都是柔情。“可是,阿亮有阿亮的才华,有他的志向。我庞统怎么能这么自私,只为了自己一时的安心,就埋没了自己心爱的人?”

     他顿了顿“我庞统爱的人,可是那高贵的龙啊!”

     我看着他,竟哑口无言。明明都是两个那么闪光的人啊。。提起酒壶再给他倒了一杯酒,缓声问到“那你还为何和诸葛师兄吵,明明那么爱他,吵完了不回去,还躲在我着。”

     庞师兄一举酒杯喝了下去,把空酒杯放在一边,趴在桌子上,脑袋埋在胳膊里闷闷道“我和他吵,估计我还是不够爱他。”

     “愿闻其详。”

     “他想藏起我。他说自上次的刺杀之后,他再也不想看到我受危险。他说他最放不下心的就是我。呵,上次的那场破漏百出的刺杀,怎么伤的了我?那群庸才。”
 
      “我知道他为我好。可是我庞统有我自己的尊严。我庞统怎会是弱不经风的鸟雏?我可是人中龙凤。连那点小危险都要他的庇护,我岂配与他同行?”

      “阿亮终究还是小看我,终究还是不懂我。我明明应该要高兴的,可却生了气。我舍不去那尊严。说白了,还不过是,我更爱我自己。”

      听到着一切的,我不经轻轻笑起来。这一对非凡的人吵架竟如此普通。一个运筹帷幄的绝世天才的关心则乱和一个诡道艳绝的旷世谋士的高傲尊严的相碰撞。

      “师兄,诸葛师兄,只不过是关心则乱。”
  
      面前的人再无回话。

      “庞师兄?”我轻轻的又唤了一边。还是无人回应。原来面前的那个睡着了。

    我拿起酒壶,重新拿个杯子倒了一杯酒,对外喊道  “诸葛师兄,既然路过此处,进来喝杯酒吧”

     掩着的木门咔嚓一声,一个带着露气的人走了进来,坐到了庞统师兄的旁边。

    我轻轻的把酒递给他。“来了,多久了?”

    “你说那五个避世时我来了。”

     “那你可真是来了有一会了,为何不进来呢?”

      “进来了无非还是一顿吵加上他再次负气逃走,那可就听不到那些话了啊。”

      “那么偷听的感觉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有点酸罢了。”诸葛亮抿了一口酒,便道“人我带走了。”
    
      我随意的挥了挥手。
 
    只看见诸葛师兄轻轻的唤着庞师兄的字,把他抱到自己的怀里。而庞师兄迷迷糊糊的在诸葛师兄胸前蹭了蹭,脸在诸葛亮师兄的胸膛上埋的更深。
  
     这场吵架看来是解决了。

      “师兄……”我唤出声来“请师兄们日后好好的珍惜彼此,小八此次做完便就隐世。”

    抱着人的顿了一下 ,然后继续向外走去。

     我坐在窗台边,支着头看向窗外的月亮。

    月色幽寒影成沙,云心相并意相通。

    
    
  

作者不bb了,烂文笔不bb了
   

作死预告

   没错,我,一直咸鱼,今天,挺身了!
    庞统要回来了。
   作为一个超级吸统的人特别开心。
   而初三的我,准备作死一波。
   我中考之后,庞统好像就上线体验服了。
   而文手自然要理索应当的写文了。
   再次,这是个,自我提醒,加点文的地方。
    暑假目标:1.一个亮统历史向连载(脑洞会特别大。)    2.完成以前的点文。(以前点文的小可爱们,记得要提醒啊)

     同时,在这里接受点文。

    不过!我不打任何tap,哈哈哈哈哈,估计是没有人可以找上门来了!(到我生日,六月八日结束所有点文系统)哼,我不点tap看谁找的到。

    暑假。
    亮统圈
    l'm back

拖上孙子 @五花聚顶!!! (孙子你的文我不会忘的。)

【亮统】朝朝与暮暮

   极度ooc大佬就是我
   亮亮视角
    记住这是糖!不是刀!
    那么?开始!

     眼前,是他的笑。

    他坐在马背上对我笑道:“阿亮,取下西川之后,我便能与你同行。”

    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红。

    是他的血

    四处皆是血红

    我不停的跑,想要逃开,而身后的鲜血确不停朝我涌来。

  “你想守护什么,都守护不了,谁让你如此无能啊,卧龙先生!”这句话萦绕在耳边,像诅咒,像嘲讽,像宿命。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

   
      我从床上惊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连忙向身边看去。

      还好,他还在,还在我身边。

      原来刚刚只是噩梦。

      此时的他,睡得正熟,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拂过他的脸庞。他的嘴角正微微勾起,看来是梦到什么好的事,神色之间,皆是安详。

      白色微卷的头发盖在脖子上。发丝之间的缝隙之间,却是斑斑点点。是昨晚疯狂的印记。他的手扯着我的衣角,微微发白的关节处,可知他多么用力。

       士元,不会也梦到那段刻苦铭心的岁月之中了吧。

       随即揉了揉头,自嘲的笑了笑。都说爱恋中的人都是傻子,我想这话毕竟

     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不过,这样也好。

       眼前的他美好的不像真实。

       他是阳光,照亮了我的生命让我觉得这世间的追求,除了天书,还有他;而他又是毒药,我是瘾君子,明知是毒,却放任沉沦。

       上一世,他为满足我对天书的渴望,和毕生的梦想,独留我20年在人间独自走过。

       20年,我想明白了一些事,天书不过一些废纸天书,能活,而无他,必死。

       这一世,我所要的不过一个他。

       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此刻他的身体是温热的,心脏为我跳动。

       此刻,一旁定的闹钟却响了起来,惊动了还在梦里的人。

      只见他,快速的卷起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团,往我怀里钻。

      不由得笑了一下,顿时认为吵闹的闹钟悦耳多了。

      伸手把闹钟关了,抱起了被子中的他。

      士元在外精明能干,但却在早晨迷迷糊糊,却有着独属于我的孩子气的模样。

      第一次喊他起床的时候,人虽然喊醒了,但却坐在床边一个小时,中途也不说话,腮帮子微微鼓气,两只眼怔怔的。

      士元早上起床有起床气,而那第一次就是打开方式的不对。

      把被子层层剥开,把里面的人抱着坐起来。

      然后,后面就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当我委委屈屈的喊声师兄的时候,士元总能清醒不少,然后手会下意识地扯紧我的衣服。

      亲了他的额头,与他道声早安,把他放在床边,让他再缓一缓。

      而我走向厨房,做起早饭。

      士元总会过来看我,当然今天也不除外。

      他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从后面把我抱住,把头埋在我的后背上。

     “早上好,阿亮。”

     “早上好,士元。”我轻轻地笑了起来。
     

      以前,喜欢朝阳,因为它是温暖的,也喜欢暮月,因为它是高雅与神秘的,而现在,我喜欢他,他是我的朝朝与暮暮。

       清明发糖渣,日后就是刀子(๑`・ᴗ・´๑)

神说要有光。
于是有了他们。
表情包真真是太太太太可爱了!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天使恶魔系列  
    淡圈之后都是靠着孙子亮统书签活下来的,呜呜呜呜呜,我孙子真是人间至宝!

得失与否

   #失踪人口回归#
  #糖?不可能的,虐虐更健康#
  #没错ooc大佬就是我#
  #自我感觉骂人的亮亮帅暴了#
  # ok,开始 #

   无能为力和追悔莫及是种什么感觉?

   就像沉在深海之中,不停往下坠落,无力感吞噬着心脏。后悔、彷徨、无能的感觉如同海浪一样冲击着拍打着你。

   当年诸葛亮看到这段话时,心里满满皆是嘲讽。看了一眼一旁床上熟睡中的庞统。那时诸葛亮曾经认为,这种感觉,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尝到。

   可是,他没想到,这种感觉这么快就让他尝试到了。   

  现在,诸葛亮守在庞统的灵堂上,不吃不喝,已有三日有余了。可是无人敢劝这位军师下去歇息。

      因为,三日之前的场景还在众人面前历历在目。     

    三日前,庞统的灵柩回到了蜀国。由刘备亲自护送回来。   

    灵堂之上,诸葛亮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失了礼仪。揪起刘备的衣襟,冲他吼道。

  “你是傻子吗?士元给你提的三计,为何不要第一计!”        
   “名声问题?你觉得士元是那等无能之辈吗?无能之辈的是你!”

  “你选的那计那么好,士元怎么不放上计!你怎么这么没脑子,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为何要给他换的卢。他明明是设计与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个瞎子。不仅人瞎,而且心瞎。”  

  “得到什么就要失去什么!你开心了吧!得到了西川你开心了吧!傻子,拿着你的西川乐去吧。”   

   此刻,刘备的夫人-孙尚香是在忍不住了。她斜里伸出一只手,将刘备护在身后。

     “军师,凤雏死了,我们都很伤心。但你别全怪玄德。他,也是不是故意的。他本是蠢笨之人”     诸葛亮看了一眼刘备,挥了挥手。

    “滚,你没脸出现在士元的灵堂之上。”

   那时,诸葛亮红着眼,指着刘备面前破口大骂。

   好似,那就是害死庞统的凶手。

    风度什么,诸葛亮再也顾不上。
 
   自那之后,诸葛亮就一直在待在庞统的灵堂之上。    

   今日,赵云站在庞统的灵堂里,看着庞统与诸葛亮。赵云走近诸葛亮的身边,递给他一壶酒。
 
   诸葛亮看了一眼赵云,默默的接过酒壶,抿了一口。   
  “士元去了,我们都很痛惜。我今日来,不仅是来吊哀。还有一件事,来告诉你。”  

     赵云坐在地上,也开封一壶酒抿了一口。
 
   “士元去西川之前,曾找过我。他,与我讲了许多。本是不许我讲给你听的,但是你这几日,也是士元不愿见到。”  

  “说”诸葛亮坐在灵柩旁,呆呆的看着柩中沉睡的人。        
  “士元说,他遇上你,与你相爱,已经毫了这辈子的岁月了。”    

   “他说,他在来蜀国之前,走遍的地方太多,半生都在算计迫害人,他累了。”  

    “他说,他这半辈子,都在寻其明主,近日终于寻到,他愿以万死,来报答伯乐之恩”   
  
    “他说,前半生,他攻于心计。害了不少人,也是活不长的。他还说,前半生中,他也杀了不少人,也该陪命了”  

    “他说,这一生。能陪你的日子太短。他,一直后悔。他想,他若是早知道彼此心意,也不会悠悠转转毫了半生,浪费了那么多时日。现在,他的身体情况却来不及陪你”

   身体?他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康健的吗?随军的医师一直都是这么说的吗?他到底瞒了他多少?    

   “等等。士元,士元他身体怎么了?他究竟瞒了我什么。”诸葛亮突然出言打断赵云叙述。

     “你竟,不知此事?”赵云有些吃惊的看着前面的人。

    为何,连赵云都知道,他却不知。这只傻凤凰!  

    “快说”诸葛亮黑着脸在一旁催促道  
  
    “士元曾与我说过,傀儡这种东西,本就是魔道中的禁术,一不小心,极易危极生命。每一次的使用和制作傀儡,几乎都是一场与魔鬼的交易。研究傀儡术之人,几乎,都不会长寿,士元说,他活到这个年龄,他已经万幸。”  

      “他那日来,他说,他已经觉得自己并不能活的长久,所以,他来找我告别。他说走之前,真真正正的为你做点什么,为刘备做点什么。”    

       “他说,在他死后,把这封信给你。他还托我照顾你”    
    “他说,他这半辈子,从未后悔过,若是真的后悔,他下次要早点与你在一起。”
    
    “言尽于此,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现在的样子,大约是他最不想见到的样子。”

      “信,我放这里了。我走了。”

     赵云站起身,走近灵柩的旁边,又开了一坛酒,倒在地上。

    “士元,子龙来看你了。祝你,在那边,无忧无虑。不必活的那么累。我们迟早回去与你会合。”

     赵云将酒壶向地上一砸,离开了这个地方。

    诸葛亮慢慢移动过去,拿起这封信。将它紧紧攥住。       
    诸葛亮颤颤巍巍的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    
 
    致阿亮:
   乱世之中,乃是天下大势所趋。
   个人的爱情,终究是太渺小。    
   这一生,我来过,爱过。便是很好。    
   我没做完的事,就全部交给阿亮啦。阿亮最能干了。
   而我,我的宿命之地也将到来。 幽幽半生,在这红尘中滚打摸爬中度过。我累了。阿亮让我歇歇吧,虽然这样很任性。     
    阿亮,儿女情长,敌不过这天下     
     士元,去也。                             
                           士元    
   
     诸葛亮,拿着信纸,低声说了一句“傻凤凰。”

    这个天下,怎样有他重要?他想做出一番事业,稳定汉室。不过是,不过是与他能有个安稳之地,度过余生罢了。
 
     他走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一颗晶莹的泪珠打湿了信纸。
  
     又一颗泪珠滚进了灵堂的尘埃之中,混为一体。     

     二十年后,五丈原。
    
     诸葛亮在睡梦中,看到了庞统。
   
     庞统脸上挂着他最熟悉的笑,站在当年的水镜府中的海棠树下,向他伸出手,对他说。

     阿亮,我们回家。      
 
     “好,士元。我们,回家。”     

   
    最后bb两句,不要问我为啥老写刀了。因为手抽,不由自主就写成刀子了  

迟来的新年快乐!这儿暮霭。爷爷拿不到手机拿着他的号为所欲为。嗯。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