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景/暮霭

相信我吗?【极度ooc,慎点,私设亮统没话讲】


刀子
ooc属于我,
非正史死亡结果,
庞统视角(结尾处不是)
尤其崩亮亮
快跑

  自己蜷在狱室的角落之中,抱着膝盖,看着对面的墙壁,想着他。
  这里好黑,除了外廊的一盏小油灯几乎无一照明物。
   算算我进来的时日,大许也有七八日了吧,如果他和主公再不发落我,也难堵悠悠众口了吧。
   轻轻笑了出来,也是时候有个了结了,早已无欲无求了,可我还是放不下他,好想见他。
    身体里的蛊虫又在叫嚣,疼痛犹如海浪一样,侵略着我的身体,指甲陷入了皮肉,冷汗不断的冒出来。
    啧,真疼,再这么下去,也挺不了多少次了吧。
    也就是那么巧,最后一次行动为换来解药时却被他识破了计谋还逮了个正着,不过,还好
    给那个人设的局中局总算没有告吹,哼,那个人,还想威胁我?
     呵,真是好笑,还想以他威胁我么?那就让他自食后果。
     拿什么威胁我不好,偏偏拿他?能危害到他的人,都得死。
    疼痛侵蚀的更厉害,不禁蜷缩成一团。
    不知过了许久,疼痛渐渐缓了下来,衣襟早已被汗水湿透,靠在墙角,想着与他的点点滴滴,身体已经脱力,就算真相有大白之日,估摸着也等不到了吧。
    也不知他还信不信我,怨不怨我。从衣服里拿出一段傀儡丝,无奈的笑着,我半辈子都在研究它,最后死于之上,也不负这半生痴缠。
     囚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又一颗星星要落逝了吧。
   头埋在双腿之间,轻喃着他的名字  。
    脚步声突然没有了,可是耳边也没传来犯人被拖在地上的声音,不禁好奇地抬起头向门外看去。
    在暖黄色的灯光之中,他出现在囚门之外,就如自己无数幻想的一样,他会笑着,接我回家。
   可是幻想毕竟是幻想,所设的局,还要六七日才能成功呢。
  淡淡地笑出来,他来送我上路了吗?这样也好。
  “阿亮,”我呼出他的名字,淡然地看着他。
   他挥手示意人打开囚牢门。
    等等,开门的那人好熟悉!
   仔细的多撇了一眼,呵,那是曹操的人啊,不由得冷笑起来。
   我现在对那位曹老板可谓是一点用处都没了,只怕那位曹老板还嫌我怎么还不死吧。
   呵,无所谓了,日思夜想的人就在面前,已经满足了呢。
  左右不过一条烂命,以他换曹操的性命,换阿亮的半生追求,好像特别值呢。
    他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地盯着我,我亦抬头看着他 他的眸子里带着愤怒,失望,被背叛的绝望与一种我极为熟悉的情感。
  那是我经常看他时所带的情感,那永不停息的爱恋啊。
    真是的,阿亮,士元哪里值得你这么做啊,哪里值得你的爱恋啊。
  “士元,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阿亮,你信我吗?”我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士元,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我还能自欺欺人,你,还能有一线生机。”他对我的问题只耳不闻,从他刚刚的问题知道。
  他,不信我,不信我啊。
  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坚定地看着他。“阿亮,我只问你最后一遍,你,相信士元吗?”
   我期待地看着他,他久久不语。
  我知道,他还是不信。
   呵,我又何必为难他呢?
   冲他温柔的笑笑,艰难地扶着墙,站起身,挪起步子走到他面前,左手捂住他的眼睛,脚轻轻踮起来,啄上了他的冷凉的唇,右手上的傀儡丝刺向了维持自己生命活动的地方。
  原来。这么疼啊。
  任由自己软在他的怀里,他看着我手上的傀儡线,满目皆是惊慌,害怕与后悔。
   淡淡的笑笑,“阿亮,士元不会背叛你,绝对!阿亮,士元好困啊,好累呢……士元睡一下,所以以后这段路,可没人陪你了……阿亮,要好好的。”
   双眼皮越发沉重,阿亮的脸在面前越发恍惚,迷离间,什么晶莹的东西,滴在了脸上。
   他哭了?温柔的笑了,“别哭,我好像听到了阿亮的呼唤……”
  那一刻,我想起了,水镜府中的他,战场上运筹帷幄的他,好像,无论多么努力,也不能与他同行,他是不能玷污的光明啊。
  此事过后,就再无人能为难他了呢,真的好困,好累。
……
(刘备视角)
  十日前,小亮亮抱着小凤凰出狱的时候,他的脸色苍白,还有着一些无所留恋,小凤凰就像睡着了一样。
  当我想看看小凤凰的时候,小亮亮就像疯了一样,差点就危及了我的性命,若不是小凤凰因为没抱着,落在了地上,小亮亮停止了行动,真的是命悬一线。
  小亮亮抱起了小凤凰,仿佛如痴了一样,只唤着小凤凰的名字,回了府中,五日中也未出来过。
我才知道小凤凰自杀了,我和小亮亮都想到小凤凰竟如此高傲,我和小亮亮,只不过想护着不让外面的流言攻击到啊。
从第五日起,曹操大军莫名收到创伤,百万大军,万劫不复。
曹操好像也身受重伤,曹军撤回老营。
蜀汉得此天机,一时风头无二。
原来,这都是小凤凰做的,一出完美的无间道落下了帷幕。
原来,小凤凰,竟然这么傻,负了庞统家全家之命,服下蛊毒,蜀国才得到这个机会,真乃凤雏之才。
可是玄德宁愿不要这个天机,但要妍美的喜爱窝在小亮亮怀里的小凤凰。
当我走进小亮亮的房间,小凤凰就像浅眠一样,静静地躺在床上。
那个能与我笑语相对的小凤凰,和我对骂,一个说不停的小甜统,一个喊着大宝备的两个人,再也回不去了。
小亮亮痴痴地看着小凤凰,不停地絮叨他与小凤凰的点点滴滴。
小亮亮估计也是痴了。
后来,我打晕了小亮亮,下葬了小凤凰。
再后来,小亮亮每天都要去看小凤凰。
今日夜里,当我去看小凤凰时,发现小亮亮在那了,似乎已经站了许久。
“士元,你怎么这么狠?”
“曹操哪里有你重要?”
“为何这么傻?”
“比起恨你,我更恨我自己。”
“恨那时为何不信你。”
“若是信你,你是不是能撑到真相大白,撑到拿到解药?”
“师兄,真是好计谋。”
“士元,我恨你。”
“可我更爱你。”
“我爱你。”

作者有话讲,别怪我,别打我,ooc也别骂我,啊,溜了溜了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