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景/暮霭

【亮统】朝朝与暮暮

   极度ooc大佬就是我
   亮亮视角
    记住这是糖!不是刀!
    那么?开始!

     眼前,是他的笑。

    他坐在马背上对我笑道:“阿亮,取下西川之后,我便能与你同行。”

    然后是铺天盖地的红。

    是他的血

    四处皆是血红

    我不停的跑,想要逃开,而身后的鲜血确不停朝我涌来。

  “你想守护什么,都守护不了,谁让你如此无能啊,卧龙先生!”这句话萦绕在耳边,像诅咒,像嘲讽,像宿命。

     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

   
      我从床上惊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连忙向身边看去。

      还好,他还在,还在我身边。

      原来刚刚只是噩梦。

      此时的他,睡得正熟,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拂过他的脸庞。他的嘴角正微微勾起,看来是梦到什么好的事,神色之间,皆是安详。

      白色微卷的头发盖在脖子上。发丝之间的缝隙之间,却是斑斑点点。是昨晚疯狂的印记。他的手扯着我的衣角,微微发白的关节处,可知他多么用力。

       士元,不会也梦到那段刻苦铭心的岁月之中了吧。

       随即揉了揉头,自嘲的笑了笑。都说爱恋中的人都是傻子,我想这话毕竟

     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不过,这样也好。

       眼前的他美好的不像真实。

       他是阳光,照亮了我的生命让我觉得这世间的追求,除了天书,还有他;而他又是毒药,我是瘾君子,明知是毒,却放任沉沦。

       上一世,他为满足我对天书的渴望,和毕生的梦想,独留我20年在人间独自走过。

       20年,我想明白了一些事,天书不过一些废纸天书,能活,而无他,必死。

       这一世,我所要的不过一个他。

       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此刻他的身体是温热的,心脏为我跳动。

       此刻,一旁定的闹钟却响了起来,惊动了还在梦里的人。

      只见他,快速的卷起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团,往我怀里钻。

      不由得笑了一下,顿时认为吵闹的闹钟悦耳多了。

      伸手把闹钟关了,抱起了被子中的他。

      士元在外精明能干,但却在早晨迷迷糊糊,却有着独属于我的孩子气的模样。

      第一次喊他起床的时候,人虽然喊醒了,但却坐在床边一个小时,中途也不说话,腮帮子微微鼓气,两只眼怔怔的。

      士元早上起床有起床气,而那第一次就是打开方式的不对。

      把被子层层剥开,把里面的人抱着坐起来。

      然后,后面就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当我委委屈屈的喊声师兄的时候,士元总能清醒不少,然后手会下意识地扯紧我的衣服。

      亲了他的额头,与他道声早安,把他放在床边,让他再缓一缓。

      而我走向厨房,做起早饭。

      士元总会过来看我,当然今天也不除外。

      他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从后面把我抱住,把头埋在我的后背上。

     “早上好,阿亮。”

     “早上好,士元。”我轻轻地笑了起来。
     

      以前,喜欢朝阳,因为它是温暖的,也喜欢暮月,因为它是高雅与神秘的,而现在,我喜欢他,他是我的朝朝与暮暮。

       清明发糖渣,日后就是刀子(๑`・ᴗ・´๑)

评论(6)

热度(40)

  1. 王者荣耀庞统/元歌屯粮大队云景/暮霭 转载了此文字
    龙凤组百日day44选手:云景这是带了点刀子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