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景/暮霭

王者之爱【亮统】

  #没错,考完中考的咸鱼回来了#
  #超级ooc#
  #捂住自己手,不发刀子#
  #借用风弄大大的王者之爱概念和火凤燎原的水境八奇概念,八奇设定中,庞统小六,诸葛小七。#
  #自身小八视角#
   如果不建议,那么开始。

     “水境八奇中已经五人选择避世,庞师兄和诸葛师兄,为何……”我坐在桌边,看着对面的那个男子。

      面前的男子,银发微微绻伏在雪白的脖子上,因酒力的刺激下双颊淡淡带着粉,一双碧绿如海的眼眸暗含着吸引力,使人不断下坠。

      我揉了揉额头,默默叹口气。终于明白庞统师兄为何要天天已面具示人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却要靠才华。哎,怪不得诸葛师兄陷在其中了。

      “小八,你是知道的,我早就倦了。”面前的人盯着杯子的美酿,闷闷的回答。

      “那你为何……”自己不禁疑惑的看着他。
 
      “你看过阿亮在战场的样子吗?”庞师兄一举饮尽杯中的酒,笑着看着我。

      “无。”我拿过庞师兄面前的酒壶,放置在我旁边。“庞师兄,不能再喝了,不然诸葛师兄,可是真的要扒了我的皮了。”

      “我见过啊。在战场的阿亮,可真是闪耀夺目。在战场的他,才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我怎么舍得,怎么舍得让他委屈啊。他想要的,护着便是。”

      师兄站起身,一把从我旁边抢过酒壶,继续自饮自酌起来。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冲我明媚一笑,我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立刻环顾四周。
    
      幸亏,幸亏,醋王没来。不然,我就是真的要…… 脑子里突然闪过醋王整人的画面。“师兄啊,您您您别笑了,你说什么小八答应就是。”

     “小忙,小忙。就是我来之前刚刚和阿亮吵了一架。今晚,我可不想回去。你这地方借我呆呆哦。小八乖哦。”

     “庞师兄,我可以把你踹出去吗?”

     “可以哦,你要是踹,我就立马去你七师兄那,然后,耍酒疯,再然后,就说是灌我酒!”

      “六师兄,淡定,淡定,您的到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哎,在人地盘中,不得不低头。
 
     面前的人面色渐渐严肃起来,举着杯子问我。“小八,你说,这世间最难的学问是什么?”

     这世间,最难的学问?这世上的东西,只要沉下心学习,皆不会太难。我看着疑惑师兄。“不知。”

      师兄盯着书台上的香炉,神情恍惚,淡淡的说。 “我从小博闻强记,自以为学贯古今,可是到最后,才发现最难学会的,是情爱这门人人必修的功课。”

     “何解”

    “古往今来,让人歌颂的爱情故事比比皆是,可惜多数是庸人之爱,王者之爱……却,屈指可数。”

      “王者,之爱?”自己默念出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四个字。

     “庸人之爱,只想着怎么疼惜保护对方,实际上,这只是成全了自己。王者之爱,却是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却要成全对方。”

     庞师兄双手撑着额头,我丝毫看不见他的脸色。我竟在浓浓的酒香中闻到了伤心的味道。阴影中的他,到底在思考什么,忧伤着什么。

     “庞师兄……  所以,你自赤壁一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成全,诸葛师兄?”

     “对,”庞师兄抬头看着我,碧波如海的眸子皆是坚定“天命所意,我早有所知。这天下大势,和必然走向我早稳定。因早就功成而退了。可是…”

    提起那个人,庞统师兄眼里慢慢都是柔情。“可是,阿亮有阿亮的才华,有他的志向。我庞统怎么能这么自私,只为了自己一时的安心,就埋没了自己心爱的人?”

     他顿了顿“我庞统爱的人,可是那高贵的龙啊!”

     我看着他,竟哑口无言。明明都是两个那么闪光的人啊。。提起酒壶再给他倒了一杯酒,缓声问到“那你还为何和诸葛师兄吵,明明那么爱他,吵完了不回去,还躲在我着。”

     庞师兄一举酒杯喝了下去,把空酒杯放在一边,趴在桌子上,脑袋埋在胳膊里闷闷道“我和他吵,估计我还是不够爱他。”

     “愿闻其详。”

     “他想藏起我。他说自上次的刺杀之后,他再也不想看到我受危险。他说他最放不下心的就是我。呵,上次的那场破漏百出的刺杀,怎么伤的了我?那群庸才。”
 
      “我知道他为我好。可是我庞统有我自己的尊严。我庞统怎会是弱不经风的鸟雏?我可是人中龙凤。连那点小危险都要他的庇护,我岂配与他同行?”

      “阿亮终究还是小看我,终究还是不懂我。我明明应该要高兴的,可却生了气。我舍不去那尊严。说白了,还不过是,我更爱我自己。”

      听到着一切的,我不经轻轻笑起来。这一对非凡的人吵架竟如此普通。一个运筹帷幄的绝世天才的关心则乱和一个诡道艳绝的旷世谋士的高傲尊严的相碰撞。

      “师兄,诸葛师兄,只不过是关心则乱。”
  
      面前的人再无回话。

      “庞师兄?”我轻轻的又唤了一边。还是无人回应。原来面前的那个睡着了。

    我拿起酒壶,重新拿个杯子倒了一杯酒,对外喊道  “诸葛师兄,既然路过此处,进来喝杯酒吧”

     掩着的木门咔嚓一声,一个带着露气的人走了进来,坐到了庞统师兄的旁边。

    我轻轻的把酒递给他。“来了,多久了?”

    “你说那五个避世时我来了。”

     “那你可真是来了有一会了,为何不进来呢?”

      “进来了无非还是一顿吵加上他再次负气逃走,那可就听不到那些话了啊。”

      “那么偷听的感觉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有点酸罢了。”诸葛亮抿了一口酒,便道“人我带走了。”
    
      我随意的挥了挥手。
 
    只看见诸葛师兄轻轻的唤着庞师兄的字,把他抱到自己的怀里。而庞师兄迷迷糊糊的在诸葛师兄胸前蹭了蹭,脸在诸葛亮师兄的胸膛上埋的更深。
  
     这场吵架看来是解决了。

      “师兄……”我唤出声来“请师兄们日后好好的珍惜彼此,小八此次做完便就隐世。”

    抱着人的顿了一下 ,然后继续向外走去。

     我坐在窗台边,支着头看向窗外的月亮。

    月色幽寒影成沙,云心相并意相通。

    
    
  

作者不bb了,烂文笔不bb了
   

评论(6)

热度(33)